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港 > 汽车

江南小说密室之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9:16

引 子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年都要上一两次葛仙山,但很少留宿,近一次上葛仙山却不得不住了一个晚上。  三年来,我为了挖掘一个葛仙翁运用智慧侦破案件的故事,用很多时间查找了很多资料,也采访了很多有关的人,可就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半个月前,我便独自一人上了葛仙山,希望能有所收获,并在葛仙翁的神像前作了默默的祈祷。说来也怪,临下山时,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树啊,路啊,山啊,房子啊……霎时都被淹没在无边的雨幕中。大雨一直持续到我吃过晚饭住下来后才渐渐停歇。  雨后山里的夜晚寂静极了,静得只剩下屋檐雨点的清脆滴答声和空灵的木鱼敲击声。我和衣躺在床上。难得远离城市的喧嚣,我的身心都宛如回到了自然的母体,思绪在有关葛仙翁的所有故事和人物间徘徊。  迷迷糊糊间,只觉一阵香风拂过,香气里混合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和檀香的味道。我闭着眼睛,尽情享受这醉人的味道。不一会儿,一个娇笑的声音响起:“书呆子,还装睡,有头绪了么?”  我睁开眼睛,只见一位道姑打扮的少女俏生生立在床边的窗前。姑娘二十出头的样子,五官和身材的配合让人找不出一丝瑕疵,在月光的清辉中,宛如瑶池派下凡间的仙子。我敢肯定,我在葛仙山从来没见过她,而且也从来没听说过她。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县城,任何一个新鲜的人物、新鲜的话题都会被传播的沸沸扬扬,何况是这么一位国色天香的道姑?  “嗨,发什么呆呢,不奇怪我是谁,为什么到你房间来吗?”姑娘有点诧异。  “哦,请问姑娘是谁?为什么到我房间来?”我决定和她开个小小的玩笑。  “原想帮你忙,你却这样不情愿,不是因为你写过我,我才不会来呢。算了,我走了,不然被师傅发现就惨了。”姑娘白了我一眼,作出要走的样子。  “写过你?”我在脑子里快速转了一圈,没找到印象,一边却连忙道歉:“留步,留步,我想起来了。”  “想起我是谁啦?”姑娘惊异地回过头,然后撇撇嘴,笑着说,“胡扯,那么多年了,你还能想起我是紫钰。”又说漏了嘴似得捂住了嘴巴,偷偷笑了好一会,“我知道你上山来的目的,而我……”她故意停顿下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正好有那么一个故事,一个小小的故事,但是看你也不像真得感兴趣,还是算了。”说着,她又作出了要走的样子。  紫钰?我想起来了,那个在“七彩西施”事件中被嫂嫂所害,被蛇精所利用,被葛仙翁所救并做了仙翁弟子的紫钰。我赶紧一骨碌起来,给她搬来凳子,倒上茶水,找出纸笔。  以下就是根据紫钰口述,我如实记录下来的故事。    上山求援    那天,葛道长和钟道长正在下棋,已经进入收官阶段。轮到葛道长下子时,只见葛道长提起子,叹了口气,又放下了。这时,钟道长更是说了一句无头无脑的话:“看来这局棋是下不完了。”葛道长点点头。  “不如我们以案续局,先破案者胜,前提条件是不可以使用法术,如何?”紫钰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听出了钟道长是在向葛道长发出挑战。  “一言为定。”葛道长笑着答应了。  我(紫钰)正纳闷间,轮值道长来报,本地钱县官已在大殿等候请见。  葛道长对钟道长说:“那我们就去见见吧。”  到了大殿,简单客套后,葛道长说:“钱县官近一定遇到烦心事了,而且与案件有关,朝廷施加的压力不小。”钱县官连连点头:“道长真乃神人也,道长一定要救我。”我在旁边嘀咕了一声,我都看不出来。不想这句话被钟道长听见了,钟道长解释说:“钱县官平时上山,乘坐轿子,带上师爷家丁,逍逍遥遥,浩浩荡荡。今日上山,不但带着师爷,带了捕头,甚至连仵作都带来了,自己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铁定是朝廷督办的案件在限期内解决不了,来向葛道兄紧急求救了。”  “还望两位道长救命啊。”钱县官一边点头,一边擦汗。  “请里面详谈。”葛道长不容紫钰再问,请钱县官和杨捕头等人进了内堂。    密室凶杀    “陆庄主死在家中的密室,他的心被整个挖去,眼睛里充满了意外和惊骇。密室为精铁所铸,只有一扇小门出入,这扇门需要启动机关才能打开。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密室里的物件没有翻动的痕迹,也就是说,暂时没有发现凶手留下的明显痕迹。”钱县官又强调一句,“当今世上能让陆庄主死的毫无防备、毫无反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会不会是室内杀人后启动机关离开呢?”葛道长问。  “我们也想过,但是知道陆庄主的真实身份后,我们就排除了那种可能。通过深入调查,我们才知道陆庄主原来就是二十年前名震江湖银耳神鹰陆无涯,以暗器机关、鹰爪神功、千里神耳“三绝”列于四大名捕之首的陆无涯。五百米以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他的一对神耳,何况密室一百米以内布满了机关消息,而且他的鹰爪神功那时便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据陆家庄的人说,陆庄主将密室列为禁区,从来没有人敢踏入半步,他也从来不带任何人进入。因为从来没人知道密室里都有些什么,所以,也就无从知道丢失了什么。”  葛道长点了点头:“嗯,听说他以前破案不少,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也不少,想杀死他的高手更是不少,但他一直都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但是他十八年前不知怎么就突然从江湖中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和他一块失踪的还有其他三名名捕——铁背神龟张大勇、无翼蝠王徐成福和游龙细丝唐晓晓。”钟道长说。  “哦,现场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葛道长问。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室内只有一个人的脚印,脚印是死者的,死者身上有少许红石的灰土。”  “市井那段时间有什么陌生面孔出现或是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钱县官想了想说:“那段时间,也没什么特别的情况,街上倒是来了一个算命的瞎子,他利用一只长嘴巴的鸟儿抽牌进行预测和推算,非常灵验。不瞒您说,我夫人就到他那算过命。不过,我们对他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很多人都证实了,他完全没有作案的时间。”  “现在他人呢?”葛道长对这个人好像有点兴趣。  “排除嫌疑后,放他离开了。”县衙杨捕头插口说。  “我们去案发现场看看吧?”葛道长征求了钟道长的意见,然后将紫钰叫到一旁,耳语一番。紫钰先行而去。    现场勘查    案发现场确如钱县官所言。尸体被摆到了一侧。好在已经入冬,温度低,尸体没有腐烂,也没有太大的异味。葛道长不时蹲下,将地上白白的一个什么东西细细看了,还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杨捕头说:“这是鸟粪,密室外有一棵大樟树,树上的鸟儿数以千计,鸣声此起彼伏,常有鸟儿通过窗户飞进密室觅食也不足为奇,你看,窗台和其他地方也有。”  葛道长点点头,又仔细看了别处的鸟粪。  “一刀毙命,应该是在死者完全没有防备情况下的突然袭击,而且从胸部挖心处的切口看,刀口锋利,手法娴熟。”钟道长一直在检查陆无涯的尸体,“你看,室内脚印清晰,他的绑腿只是胡乱捆扎,说明他死前应该出去过,而且出去时情势很急。”  “嗯,不如先听听陆家庄庄内人员的说法。”葛道长若有所思地提出自己的建议。  陆家庄的家眷和仆人都一一前来答话,一致咬定陆庄主平日深入简出,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密室,很少与大家见面,所以,没有人清楚当日发生过什么事情。  但是问到刘管家的时候,却发现了一条意外的线索。  “那天晚上,因为闹肚子,我半夜起来大解,正欲回房时,隐隐约约听见密室方向有人说话,不,那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也不像是说话,就是几个数字,什么‘1、2、3到’,‘十八连’,‘骑猪米鸡’,‘九样山’什么的。等我仔细去听,又什么都没有了,阴森森的,我就赶紧回房间,再也没敢出来。”刘管家边说边打寒颤,看得出他仍然是心有余悸。  刘管家下去后,葛道长和钟道长也是一时无语,各自在心里猜着这几个词语的意思。  陆无涯真的出去过?去了哪里?办事还是见人?为什么回来之后就死了呢?谁杀死他的?情杀还是仇杀?    九阳寻踪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还是钟道长首先打破了沉默。不等葛道长开口,钟道长又马上接着说,“不如我们都写在手上,怎样?”  “好。”  两人的手掌同时展开,只见手心写着同样的两个字——“九阳”。  九阳山,位于信江河狮江段西畔,属于典型的丹霞地貌。九个山头依次排开,雄踞河畔,面向东方,面向太阳,所以当地人称之为九阳山。  从陆家庄出来后,葛道长和钟道长一路走走停停,不时停下脚步寻找线索,用了约一个时辰才到浮桥头。浮桥是陆家庄前往九阳山的水上捷径,否则就要绕很远的路程了。  站在浮桥头的凉亭上,只见信江水面波光粼粼,渔船点点。渔夫一边唱着粗犷的山歌,一边随兴地洒下渔网,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鱼儿会被吓跑,一点也不在乎打捞鱼儿的多少。有的鸬鹚争先恐后钻进水中,相互追逐;有的站立在船头潇洒地抖落身上的水滴……对面山坳里散落着三三两两栋寂寞的房子,房子在绿树的怀抱中安安静静。九阳山之一的炮台山下,那个简单而庄严的寺庙如得道的高僧,只是微微露出黄墙碧瓦的一角。  众人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过得桥去,又是一番勘查,直至天色快暗才循原路返回。    活着的死人    “道兄怎么看?”刚用过晚饭,钟道长就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  “道兄你一定是胸有成竹了吧。”葛道长抿了口茶,说,“还是道兄你说吧,钱县官和杨捕头都在等着解开谜底呢。”  “那我就抛砖引玉了。依我判断,陆无涯和凶手见面的地点应该就是炮台山后面那个小山包的空地,那里晚上很少有人,既便于隐藏,又便于观察,而且便于撤退。那里留有曾经打斗的痕迹,是武林高手打斗留下的痕迹,绝不会是野兽,或是村民留下的。那里的红石灰土和死者身上的灰土极为相近。”  “嗯,陆无涯会是和谁打斗呢?”葛道长又抿了口茶,像是自言自语。  “当然是约他相会的人。”杨捕头抢着回答。  “那会是谁约他呢?他平时很少与人来往,晚上更是足不出户,谁有那么大本领将他半夜三更约到那么偏远的地方见面呢?”  见杨捕头答不上来,钟道长接着说:“暂且不管是谁约的他,相信迟早总会知道的,但是我们现在就可以肯定的是,陆无涯赴约时是轻装的,回家时却是负重的。”  听这么一说,钱县官和杨捕头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因为脚印,我仔细检查过陆庄主的鞋子,他的脚特别大,鞋子是的,所以脚印也是的。一路上,我们很难发现他去时的脚印,却能比较容易找到他回来的脚印。那是他去的时候用了轻身功夫,回来时因为负重,难以将轻身功夫发挥到,所以留下了明显的脚印。”  “他会将什么东西带回去呢?是这样东西让他死的吗?这会是什么东西呢?”杨捕头边问自己又边摇头。  钟道长看了葛道长一眼,并不回答。  “或许有一样东西……”葛道长神情凝重地说。  “什么东西?”钱县官问。  “死人,活着的死人。”钟道长说。  “活着的死人?”钱县官和杨捕头的惊讶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的。”葛道长并不解释,反而话锋一转,“下面还是请县官大人说说朝廷对这个案子的态度吧。”  钱县官没有料到葛道长一下会问这个问题,干咳了几声,又喝了几口茶,清了清嗓子,说:“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朝廷也再三叮嘱要保密,但是,两位道长全心帮助破案,也是在为朝廷效力,我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两位道长,希望对破案能有用处。”    四大名捕    “相信两位道长也听说过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四大名捕,银耳神鹰陆无涯、铁背神龟张大勇、无翼蝠王徐成福和游龙细丝唐晓晓。他们不是兄弟,却比兄弟还亲,四大名捕联手也不知道破了多少大大小小的案件。然而在十八年前,他们却同时失踪了。我们也是直到陆庄主死后,才根据他的白银耳朵、枯骨手爪、巨灵大脚等特征判断他就是银耳神鹰陆无涯。可惜他已经死了,其他人又没有下落和消息,我们也已经无从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了。”钱县官叹了口气。  “但是,在一次单独宴请的酒席上,那个前来宣读密旨的公公喝醉后无意间泄露了几句,说四大名捕其实是在为朝廷追查一批被劫的贡品后失踪的,和他们同时失踪的还有七颗价值连城的明珠和一本医学秘籍。据说只要按照医学秘籍上的配方,将这种绝无仅有的明珠碾成粉末,配合其他的药物制成丹药,服下一颗,便可助长功力,称霸江湖,长期服用,可以益寿延年,长生不死。”  “怪不得。”葛道长若有所思,“后来呢?”  “皇上很震怒,朝廷也一直在暗中追查这件事,但是毫无结果。皇上驾崩后,也就不了了之了。陆无涯死后身份暴露,朝廷又重新想起了这件事,又不想事情大过张扬,才会暗中命我限期破案,眼看期限将至,还望两位道长救我全家老小的性命啊。”钱县官直起身来,就要向葛道长跪下。  也不见葛道长动作,钱县官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回了座位。  钟道长说:“你且将心放回肚子,有葛道兄在此,自将在限期内将案情弄个水落石出,将凶手缉拿归案。”  葛道长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共 84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