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港 > 科技

广东广西争钢铁南部霸主武钢宝钢暗中较量

发布时间:2019-05-26 10:33:46

广东广西争钢铁南部霸主 武钢宝钢暗中较量

国家发改委2006年9月底在湛江召开闭门会议,已经敲定南方沿海钢铁基地落户广东湛江,但广西柳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新武钢柳钢副董事长总经理陈永南却对此断然否认。看来,在中央正式公布前,双方都不会轻言放弃。面对这个可以让全省经济因其转折、甚至全省人命运因之改变的千万吨级钢铁基地项目,广西防城港和广东湛江,已登上国家发改委审批的“决斗台”一年有余。在这两座城市的背后,即有两个钢铁集团的较量,更是广东广西两个近邻的暗战。广东:事关全省经济转型 据《文汇报》报道,为加快推进广东经济的重型化,广东一直决心“大炼钢铁”。今年广东两会期间,广东省发改委提交了包括233个项目、总额超万亿元的宏大投资规划,在“2006年重点前期预备项目计划表”上,湛江沿海钢铁项目赫然在列,首期规划投资704亿元,总投资超过1400亿元。 瞄准进口替代品种 在广东制定庞大钢铁业投资计划之际(南沙尚有另一个340万吨产能的钢铁投资计划),钢铁行业却早被国家发改委列入“产能过剩行业”之首。对此,广东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强调:“全国钢铁产能过剩是结构性过剩,技术落后的品种确实是大大过剩了,但与此同时,一些高新品种又不得不大量进口。国家宏观调控也并非一刀切,技术先进、市场急需、可以替代进口的品种,肯定会扩大产能。”他说,广东有良好的物流基础,有丰富的深水港资源,方便铁矿石进口,公路交通四通八达,钢材运输极为便利。而珠三角已是制造业中心,广东是中国的钢材消费地之一,其生产的钢铁完全可以就地消化,大大节约物流成本。据测算,广东企业生产一吨钢的成本,比外省调进的平均要低三百元左右。 与发达的制造业相比,产量仅占全国3%的广东钢铁业,成为制约全省经济发展的一块短板。在经济重型化的过程中,广东冀望通过湛江、南沙钢铁基地的上马,加快弥补钢铁基础产业这块短板。 成立不过一年多的广东钢铁工业协会某人士说,2005年广东本土钢材产量1366万吨,消费量3600万吨,缺口高达两千万吨,预计2010年这个数字更将剧增一倍,超过四千万吨。 据广东省十一五规划重点项目表的有关数据计算,为给重工业提供稳定的钢铁来源,广东省投入发展钢铁工业的资金可能达一千亿元。 “以旧换新”争支持 为了换取国家对这两个项目的支持,广东决定以旧换新,计划在年淘汰总计985万吨的落后钢铁产能,广钢和韶钢的淘汰总产能分别达到350万吨和150万吨。 此外,广东还有五百万吨生产能力的众多小钢铁厂,其中大多数企业的产能不超过五十万吨/年,污染重能耗高,它们也是产能淘汰的主要对象。面对“市场刺激广东省钢铁企业是扩大生产,而不是收缩生产”的状况,广东将以提高环保标准作为淘汰依据。 广西:珍贵机遇助脱贫 “不可能!国家发改委虽然在湛江开会,但并没有批覆这个项目。”对于南方沿海钢铁基地落户湛江的消息,柳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新武钢柳钢副董事长总经理陈永南斩钉截铁地否认。此前某媒体误报湛江钢铁项目已经获批的消息,曾让陈永南的心一度高高悬起。 而至于防城港志在必得的理由,广西打出的是一软一硬两张。 硬件牌:罕见良港合国策 事实上,对该项目担心的又何止陈永南一人,如果湛江一千万吨级钢铁项目获批,意味着武钢与柳钢的实际合资将仅仅只是停留在纸上。陈永南对新武钢柳钢以防城港企沙为选址的合资项目非常有信心,他说:“武钢与柳钢合作在防城港建设现代化钢铁基地,符合钢铁工业发展的客观规律及国家钢铁工业向拥有深水港口、利用进口矿石便利的沿海地区转移的政策,能够满足国内外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并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作出巨大贡献。”攻心牌:广西“被忽视”已久 今年6月,一批国内外钢铁专家到防城港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广西防城港企沙半岛,是中国不可多得的建设现代化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的理想厂址之一。考察组一位专家说,广西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太大了,而国家对广西的投入太少,放弃防城港如此天然的钢铁新城,简直是“天理难容”。多次到访考察的冶金工业协会高层人士甚至指出,现在不是讨论防城港钢铁项目该不该审批的时候,而是如何尽快投产尽快造福社会的问题。 防城港市一不愿具名者说,多年来国家就从未重视过广西,防城港企沙千万吨级钢铁厂项目应该作为国家倾斜优惠广西政策的体现,“失去湛江项目,广东还有很多别的工业项目可以上马,而广西如果一旦错过,就丧失一个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他甚至不满地表示,“广东什么都和广西争,修洛湛铁路和广西争了11年,不管什么跟广西有关的项目它都要闹一下,就连刘三姐,广东都有人说是封开人。” 双城背后:武钢宝钢的较量 消息人士认为,在湛江和防城港、广东和广西争夺沿海钢铁基地的背后,是国内两大钢铁巨头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较量的身影。为适应国家将钢铁产业向沿海布局的趋势和争夺南方钢铁霸主,武钢和宝钢分别展开一系列收购重组行动,宝钢看中了韶钢,武钢则瞄上了柳钢。通过重组韶钢和柳钢,两大巨头分别在广东湛江和广西防城港布下棋子,以争夺南方的千万吨级沿海钢铁基地,谁能拔得头筹,谁就将在全国钢铁业战略版图上抢得优势地位。 专家:花可落两家 关于业界争论防城港与湛江鹿死谁手的问题,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一专家认为,防城港和湛江一起上也未尝不可。广东地区钢材市场的缺口还比较大,而东南亚市场也在辐射范围内,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市场,两个项目一起上也不会多,关键看能够淘汰什么,顶替那些落后产能。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关于钢铁工业控制总量淘汰落后加快结构调整的通知》中,提出了淘汰一亿吨落后炼铁能力的目标,强调加快兼并重组,形成两三个三千万吨级、若干个千万吨级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钢铁企业集团。事实上,钢铁行业前景取决于落后产能的淘汰进程。然而,由于落后产能的淘汰牵扯到各方面的利益,部分落后的钢铁产能仍将在长期内存在。如果淘汰执行到位,压缩的产能空间足以承载新武钢柳钢和新宝钢韶钢的投产,这也是粤桂两省政府乐意看到的皆大欢喜的场面。 商机巨大 利港服务业转移 不论南方沿海钢铁基地花落谁家,巨额的投资和产业带动效应势必孕育出巨大的商机。 为了这个钢铁基地,湛江投入巨资建设了三十万吨油码头、二十万吨铁矿石码头、三十万吨级航道,并计划在中国第五大岛东海岛,即千万吨级钢铁项目选址地再建一个三十万吨级的码头。而防城港为钢铁项目等配套的总投资为26.96亿元,一批能源、路工程、水库工程、供水管工程正在施工中。钢铁厂建成后,巨大的产业带动效应所蕴涵的商业机会,尤其是钢材物流、港口建设管理等,是香港的强项,港商应及早筹划。香港是国际航运及物流中心,在物流管理、人才培训、港口码头建设及管理方面具有较大优势,作为重要国际资本市场,也能为这些重大项目提供融资服务,这也正适应了香港生产性服务业应向内地进一步转移的发展趋势。此外,在建筑钢筋及汽车产业、家电产业板材冲压件配送业,沿海的修造船产业方面,也将出现大量商机。 地方利益阻铸钢铁长城 沿着中国版图的海岸线,有关部门以及地方政府规划兴建一系列沿海钢铁基地:湛江、防城港、南沙(广州)、惠州、福清、宁德、大榭岛、宁波、沙钢新区(张家港)、日照、青岛、曹妃甸和营口。把这些拟建钢铁项目连起来,就是一条现代化的“钢铁长城”。然而,除首钢曹妃甸项目由于奥运会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外,其它项目仍没有一个能够提上议事日程,这其中到底存在什么阻力? 专家指出,《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对钢铁工业向沿海转移做出了明确规定,不应该存在阻力。关键问题是,钢铁产能向沿海转移牵涉面太广。 首先,投资额大。沿海钢铁企业的规划都在千万吨级。如包括深加工和延伸,投资得上千亿元。就算是资金筹措能力较强的钢铁巨头亦非轻而易举。其次,沿海布局必须结合内地落后产能的淘汰。而如果把落后的产能先关了,就没法积累资金,毕竟沿海项目还需要现有的钢铁企业去投资。第三,地方利益的再分配。产能转移了,税收也就转移了,地方的利益分配怎么解决?这是钢铁产能转移为棘手的。还有劳动力的安排和社会配套等一系列服务部门如何安置等,都牵涉到社会和谐的深层次问题。 在这些因素中,第三个因素是造成沿海项目悬而未决的主要因素——各省之间利益、不同企业之间利益的协调,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甚至国务院出面,“早转移就能减少重复投入。如果沿海项目定不下来,内地老企业也不敢淘汰,就只能在原地打转”。 (源自:我的钢铁)

西藏旅游报价
棉布膏药布
快乐斗牌客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