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港 > 游戏

菊韵粽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20:45

李志纯人年轻,长相帅,技术好,脾气自然就大些,自从他的粽子作坊开张以来,先后收了许多学徒工,大多没熬到出师,就被他连损带骂地赶走。李志纯的理论,当徒弟就得受师傅的气,连点气都受不了,将来怎么面对顾客上帝?那就滚蛋。这年头,失业的多,不愁招不到人儿。  李志纯也并非一律的说一不二,他有个女徒弟顾小莉,人比他更年轻,长相比他还俊俏,再加上心灵手巧,无论什么高难度动作,没有她看上一眼不会的,那手脚比他还麻俐,包出的粽子搅在一块儿让他辨认,也分不出谁是谁的来……就是这么个徒弟,当师傅的该心满意足了吧?哪的话,李志纯让她头疼死了。咋?顾小莉这丫头,伴随着她那一系列优势,那嘴比师傅还尖刻,那脾气比师傅更火爆!  一大早,李志纯吩咐徒弟们,赶紧泡上粽叶儿,没瞧着明天干爪儿了吗?话没说完,顾小莉接上话儿啦,师傅也不叫:“等你想到的时候,明天得把竹叶子剁烂了,和着米煮粽子粥卖。”好家伙,原来她已经行使了老板的职权,早就安排师弟、师妹们做了。不就有这点贡献吗,瞧把她得意的!李志纯训人已经上瘾了,哪容得别人越权指挥?可是,他那双明亮的眼睛眨巴了好几眨巴,还是把话咽下去,这个顾小莉若是跟他吵起来,他打不得,骂不得,师傅的尊严可真要丢得一干二净了!  这样的事接连不断,李志纯居然跟病了似的,盼望他的小店出点故障。他给顾小莉攒着,等她出了毛病,那时再变本加厉收拾她一次,煞煞她的狂劲儿,叫她再敢的瑟!然而,越是着急,那丫头偏偏做得滴水不漏,真让李老板干生气,就是没辙。  终于有一天,顾小莉向师傅的权威挑战了:“我看咱们经营的品种太单调,是不是丰富一些?”李志纯这下子得着机会了,反唇相讥:“我不敢想那么高,我才穿几天死裆裤子,经验差多了。”这明明是告诉顾小莉,你更是没穿多少年死裆裤!顾小莉气得嘴唇哆嗦:“俗不俗呀,裤子裤子,你懂不懂,女孩比男孩死裆裤穿得早!”  这好歹也算打击了顾小莉的风头,李志纯心理刚刚平衡了一点点,那顾小莉又发难了,这回称了师傅,不过,后面附加的内容,还不如不叫师傅呢:“师傅,您看看我的活还有哪些瞧不上眼的?”李志纯才说了句:“没发现……”顾小莉就拦住了:“那您看我是不是应当加点工资啦?”  恁心而论,李志纯也觉得应当给她加工资,他还盘算过,有这么个好帮手,那得少操多少心呢,更何况将来这女孩儿备不住成为他的新娘……但李志纯是谁呀,正宗的男子汉。他不允许他将来的妻子有什么优越感在他面前吆五喝六,现在有顶师傅的桂冠尚且震她不住,等将来男女平等了,了得!李志纯冷冷地说:“我早发现你翅膀硬了。那好,咱小池养不住蛟龙,就请另谋高就吧。”  顾小莉若是向他认个小错,哪怕羞涩地那么一笑,李志纯也就借坡下驴,给她涨到八百元的月工资。毕竟这丫头特有人缘,有些男顾客其实就为了跟她说句话,才拐进来买几只粽子,光她招来的回头客,效益就相当可观;哼,要不说俩人针尖对了麦芒啦,顾小莉一听老板赶她走,二话没说,收拾收拾,连招呼也不打,走人啦!  顾小莉走后,李志纯也失落了一阵子。不过,他可是个冻死迎风站的主儿,失落藏在心底,笑容端在脸上:“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咱们照样干。”三个月后,顾客渐渐少了,他的徒弟也流失了不少。李志纯冷笑:“什么东西也都有个淡季旺季,何况是粽子这种季节性的食品,你八月十六做月饼,能把老婆孩子赔上!”  说归说,冷静下来,李志纯也暗自打小九九:干了好多年了,淡季比淡季,旺季比旺季,一直是稳步上升的,今年就是走了个顾小莉,这效益怎么下滑那么凶?广大顾客不吃粽子啦?待他悄悄打探出实情,不由暴跳如雷:原来是有人跟他唱对台戏。若换成别人爱谁是谁,他无权生气,可这个跟他对着干的老板,恰恰是被他赶走的徒弟顾小莉!这顾小莉不仅抢走了他的一部分老主顾,甚至连他的学徒也拉走了好几位。李志纯拐弯磨角一打听,鼻子都气歪了,顾小莉的主要打法,是给她的师弟、师妹们增加工资,这样的条件,傻子才不去!  谁是傻子?顾小莉自称她是。这丫头在小城的另一端开了家作坊,取名就叫“傻妞粽子”!李志纯自己不好意思去挖对方的底儿啊,委托自己的好朋友到那边观察了多次。顾小莉包的粽子样式、外观跟李志纯的一样,只不过里面多添了红枣,不同的是,她店里有进餐的地方,收拾得清洁敞亮,顾客买了粽子,想带走,装入印有“傻妞粽子”的方便袋打包带走;如果想在这儿吃,顾小莉戴上塑料手套,用纤纤素手亲自将粽子剥在特别精致的瓷碗里,之后,询问喜欢糖吗?得到肯定,她就很实惠地舀上一大匙白糖……顾客吃得那才叫惬意,吃完了,想想,再买上几个给家人提回去。  小恩小惠。李志纯觉得这顾小莉是在用不平等的手段跟他竞争,买粽子搭白糖,这不是拢络人心吗?生气是一码事,治不了人家是另一码事,李志纯守着自己清淡的生意,恨恨地想,老话说得不错,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的手艺让人家学了去,听说,那个顾小莉还注册了“傻妞粽子”的品牌,这正宗产品反而成了假冒货,纵然满肚子是理,却又到哪儿说去。  现在脾气再大的李志纯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了。大不了我不干这个,就算输给一个丫头片子,也没什么,古书上的杨宗保、薛丁山都是让老婆打服了的!李志纯一咬牙,把徒弟们叫到一块儿,掏出一堆钱来:“兄弟们,大哥对各位不住,这点心意请笑纳,天南地北别忘了咱们还有段缘份。”话音未落,就听银铃般的一串笑:“都是徒弟,为什么两样待遇,我的那份呢?”谁?就是那个让他恨得牙根儿痒痒的顾小莉,她早不来,晚不到,就在这节骨眼上看师傅的笑话来了!  李志纯败军之将不敢言勇:“顾老板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我可不像有些人,分手几天,就忘记了师徒情份。”好家伙,分明是来取笑人的,还要倒打一耙!李志纯简直瞠目结舌了。就听顾小莉说:“师傅为省房租,选中了这个地方,不但没发展,地段也差了些,人家好言相劝,您横竖听不进去,黄了也好。”这叫话吗?李志纯没来得及发火呢,顾小莉小嘴叭叭叭又白话上了:“师傅,我那边已经踢开了场子,只不过能耐太小,应付不了局面,特地来恭请师傅去掌舵……”  事情到了这地步,李志纯想好的“我打算蹬三轮去,这辈子不跟粽子沾边”那话,实在说不出口,那可真就失尽了男子汉的风度!他闷声闷气地说:“罢罢罢,能者为师,从今往后,我给你打工。”  顾小莉把李志纯接过去,她已经给师傅安排好了一个干净的卧室。李志纯不能睡大厅,这里忘了交待,他有个腿脚不好的干爹,得由他奉养。这老汉是农民,文革中救过志纯爷爷的命,现在老且残了,李志纯主动给接到了城里,风风雨雨带着他。老人就是没病,也不能跟年轻人一样折腾啊。看到这些,李志纯脑子中绷得很紧的弦松了:“老板,谢谢……”顾小莉小嘴一撅:“什么老板,这店是你的,一日为师,终生……是亲哥哥,我敢忘记你的恩情吗?”  第二天,李志纯只好以老板的身份,亲自指挥徒弟们干这干那。他吃惊地发现,这个顾小莉真是不一般哪,才几个月的工夫,一天一个花样儿,她把自己教她的粽子套路发展了:带枣的,里面放仨枣儿;为了照顾血糖高的食客,有的粽子一个枣也不放,此外,她还增加了肉粽、蘑菇粽、豆腐粽……一尘不染的巴台上玻璃柜内,准备着各种小菜,供喜欢喝酒的顾客小酌……李志纯彻底服了,幸亏自己及早撤出,要是硬撑下去,的结局比现在更惨!  一天的忙碌过去,顾小莉告诉师弟妹们,休息的,看店的,各司其职,她邀上师傅喝咖啡去。一落座,李志纯望着满面飞红的女徒弟莫名其妙:“你这丫头一眨巴眼俩心机,搞什么名堂?”“我心眼再多有啥用,架不住碰上个没心的。”顾小莉叹了口气。  李志纯再木头,也听出点儿门道,他却不敢说破。顾小莉这是讽刺他,还是刻意要出他的泮相?不管,先硬撑着。就听顾小莉说:“那个‘傻妞’的商标我注册的确欠草率,向您道个歉。”  李志纯这次是感动加佩服了,连忙说,应该应该,你把粽子事业发扬光大,总比我给做死了强啊,我祖宗九泉之下也要感谢您呢。我就是想不通,你花那么大的价钱租了大铺面,还给学徒加工资,又搭包装又搭白糖,这样能盈利吗?  顾小莉笑笑说,师傅为人厚道,做生意还差了些。您知道,我加这点工资,买通了多少人心,大伙把小店当成自己的买卖,生怕黄了再找不到好地方,因此,活儿一个顶俩,服务也达到了;您说多放枣子……那其实怪您粗心,枣子价钱是比糯米贵了一倍,不过,它份量轻,体积大,粽子里包上仨枣儿,造价不比纯糯米的贵,它可是丰富了品种,再说带枣的粽子吃得多……吃得多,咱就多盈利是不是。  “那你搭上白糖……”  “白糖是免费赠送,为揽回头客的,可它却意外地让我获得了效益。”顾小莉兴奋地说,“在店里吃粽子,我们把粽叶儿回收,消毒后再用几次,味道反而更好,这竹叶实际上比白糖更贵啊。我把竹叶用到不能用的时候,晒干了送到表妹的厂子去,用机器一切,做成枕头瓤子,嘿,还能卖钱。”  李志纯五体投地了:“经商之道,在于重利不伤人,你真是好样的。这商标叫傻妞,是不是还有炒作的成份?”见顾小莉默认了,他说:“别再提了,一切权力归你。”  “什么归我?”顾小莉娇嗔道,“这个店,这个人,迟早都是你的!说我傻妞,我看你才是正宗的傻小子!”  “啊?”李志纯话都说不囫囵了:“你这么聪明个人,能看上我这个笨蛋?”  顾小莉得意洋洋:“我做生意智商高,选对象也不会走眼。你在赚钱方面,是不够精明,可你为人憨厚善良。这个时代,聪明人数不胜数,若是找像您这样善良讲义气的,那可太难了,就冲您对干爹那份孝敬,我认定,将来待我差不了!”   共 37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重复发作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究竟如何治疗老年癫痫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