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港 > 美食

新春走基层兄妹村医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9-06-14 23:40:11

新春走基层:兄妹村医的一天

新华武汉2月3日电(梁相斌、黎昌政、皮曙初)农历正月初十,清晨6点多,鄂东大地刚从安睡中醒来,地处长江边的湖北省黄梅县孔垅镇邢圩村卫生室外,已有不少患者陆续到来。   匆匆吃过早饭,7点刚过,吃住都在这所简陋的村卫生室的邢久红、邢锦辉兄妹便为病人看病。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一上午没顾上喝一口水”   邢圩村是个有近4000人的大村,本村患者加上慕名而来的外村患者,病人显得特别多。邢久红到诊室时,屋子里已聚集了十多个病人。   个病人叫梁自豪,他患有气管炎,平时都找邢久红看病。这几天他有些咳嗽,上次开的药也吃完了,特地来看看。邢久红用听诊器听了听,对他说:“没什么大问题,近早晚温差大,注意保暖就好。”   今年73岁的邢诗月老人得了重感冒。邢久红给他量了体温,又仔细听诊,开了口服药阿莫西林、感力克胶囊、维生素、扑尔敏,还给开了肌肉注射针。“一共16元,‘新农合’报销6元,您自付10元。多喝水,多吃水果蔬菜,注意休息,过几天就好了。”邢久红说。   老人对说:“到村卫生室看病很方便,随时都有人。收费本来就不高,又有合作医疗报销,自己出不了几块钱。邢医生待人和气,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都到这儿看。”   12时许,5个小时过去了,邢久红不停地问病情、听诊,连续看了40多人。看到,病人的处方一般都在10多元至20多元之间,扣除“新农合”报销,少的只需自付三五元,多的不过10多元。   趁问话的间隙,老邢赶紧咕咚咚喝了几大口水。“不好意思,一上午没顾得上喝一口水。”他有些腼腆地对说。   妹妹邢锦辉也一直在隔壁诊室忙碌。由于她在妇科疑难杂症治疗方面小有名气,周边乡镇的患者也慕名前来。她总是很细致地给每个患者讲要怎样护理、怎样保健,看一个病人往往要半小时左右。到12时,她才看了10来个病人。她对挂在35号以后的病人做了登记,希望她们改天再来。   中午1点,邢久红诊室里病人看完了,他匆匆“扒”了口饭。饭后,又陆续来了几名病人,他顾不上休息,继续看病。而邢锦辉那边还有近20个病人,她只好抱歉地请病人等等,吃完饭后再接着看。 [1][2][3]下一页“我就是你们的‘儿子’”   下午3点钟,邢锦辉还在忙碌,而邢久红的诊室暂时没有病人了,他背上药箱出诊,步行10多分钟,来到71岁的宛细芝老人家。   宛细芝老两口曾支援新疆建设,上世纪80年代末退休后回内地,两个女儿一个留在新疆,一个嫁到外乡,他们成了平时无依无靠的老人。宛细芝患有肺气肿、支气管炎、风湿病,20多年来,她一直只找邢久红给她看病,以前是去村卫生室,现在行动不便,邢久红就上门。只要老人一个,不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他都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在老人面前。   两位老人笑嘻嘻地迎了出来,邢久红快步走上前,让宛细芝在堂屋里坐下。他问了问这几天的情况,又拿出听诊器听了听心脏,末了又揉揉老人受过伤的腿,边揉边问:“还疼不疼?上次开的药效果怎么样?”宛细芝说:“不疼不疼,早都不疼了。这次的药效果不错!”   宛细芝的老伴朱全树哽咽着说:“老伴病得很重,要不是邢医生,命早就没有了。上次摔伤后,邢医生从下午治疗到晚上12点才回家,一口水都没喝。平时看病,都不收我们的钱,这样的好医生,真难得啊!”   邢久红说:“你们过去为国家作了贡献,现在身体上有点毛病,我来治是应当的,就当我是你们的儿子吧!”   邢圩村党支部书记王建桥告诉,邢圩村外出打工的多,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多,邢家兄弟妹不仅是村里的“健康守护神”,还是为他们排忧解难的亲人。冬天午夜时分,爷爷奶奶带着发烧的小孩来敲门,劳累了一天的邢久红也会很快快跳出“热被窝”:看病、打针、陪老人说话,怕老人不放心,他会一直等到孩子退烧,才送他们回去。   长期以来,兄妹俩自定了不少规矩:70岁以上老人不收挂号费;孤寡老人不收挂号费,免费治疗;残疾等农村特困病人看病免费;一时无钱或带钱不足的病人可先取药治病……   王建桥说,对村民们看病的欠账,他们概不讨要。等家里有钱了,病人上门来送还的,他们就收下,没有送上门的,也就算了。10多年来兄妹俩为困难群众减免医疗费用不下几十万元。   刚刚给宛细芝老人瞧完病,邢久红又接到病人的,他得马上赶回诊室看病。 前一页[1][2][3]下一页“离不开的乡亲,割舍不掉的情”   邢久红兄妹俩分别拥有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口碑很好,“追随”兄妹俩的病人很多。有医院高薪聘请他们,也有人提出合伙开个体诊所,挣更多的钱,但他们都没动心,而是选择留下来,继续为村民服务。   兄妹俩牢牢记住父亲邢保松的教诲:“做医生是做好事,不要一切朝‘钱’看,村里人都是父老乡亲,国家给了村卫生室很多支持,要好好在村里干,为村民服务。”   父亲邢保松今年77岁,解放初就是农村“保健员”,见证了我国农村卫生事业的发展。他说:“我的父亲就是老郎中,上世纪50年代得了伤寒,由于缺医少药,54岁就辞别人世。从‘郎中’到‘保健员’,从“赤脚医生”到现在的‘乡村医生’,农村医疗事业不断发展,农村人‘没钱看不起病、有小钱舍不得看病’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凭良心做人,凭良心行医”。自幼的耳濡目染,让兄妹俩一直谨记这样的家训。在家人支持下,从2009年7月起,邢锦辉分几次捐款20万元,用于全县偏僻的乡镇柳林乡卫生院门诊大楼的改造。   黄梅县卫生局局长余仕荣介绍说,黄梅县516个村,共有村卫生室492个,乡村医务人员802人,其中具有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仅有249人,仅占31%。他们的医疗条件大多简陋,业务水平也不一定很高,却与村民们有着天然的亲缘关系,在这里,医患关系更多的是一种乡情、一种乡谊!   晚上7点多,忙碌了一整天的邢久红,依旧坐在诊室里,一边捧着《内科学》认真学习,一边等待随时可能光临的病人。忽然门外来了一辆小车,是附近龙感湖农场一位打工者的孩子发高烧了,老板开车紧急送到了这里,邢久红二话没说,赶紧给孩子量体温、看病情、做皮试、打针……又忙到了8点多,孩子退烧了,放心地离开。   而在隔壁,妹妹邢锦辉此时还在给一位病人耐心地讲道:“要注意饮食,多吃自家菜园里的青菜……”直到晚上快10点钟,她才送走一名病人,这也是今天卫生室的第111位患者。

前一页[1][2][3]

门头沟
八卦
微店卖家网页版官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