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台信息港 > 旅游

人道 第六十七章:无中生有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7:56

人道 第六十七章:无中生有

第六十七章:无中生有

柳随风有些不信邪,再次将手搭在了熠熠生辉的莲雕上,心中不由古怪起来。

先是一股爽凉,紧接着便是那种质感,很柔很轻的感觉,柳随风感受得真切。

原来,柳随风摸到的,不是石头,不是月光,而是一朵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莲花。

慢慢地,柳随风竟渐渐闭上了眼睛,眼神之中透露着一抹惊异,似乎看到了什么。

皎洁的月光下,一个中年男子挺身直立于此,仰头望着明月,将他的双手朝上抬。

月光欢呼雀跃起来

人道  第六十七章:无中生有

,丝丝缕缕地涌来,照亮了他的双手,使得他的双手亮堂起来,发着淡淡的荧光,散着浅浅的莹白,显得很干净,也很纯净,就好像是由十根白玉捏成的,给人一种圣洁感。

在他的手中,月光就像是个孩子,欢呼着,雀跃着,簇拥着。

越积越多,越聚越密,月光似乎牟足了劲,朝着他手掌汇集。

终于,月光变成了月光石,而他的指尖一亮,便钻出柳叶刀。

看到柳叶刀,柳随风心头一震,反倒对此情此景更加不解了。

缓缓地,柳随风闭上了眼睛,反倒将这一切,看得更清楚了。

中年男子手中的柳叶刀,浑身凝聚着月光,飞舞着刀花,蝴蝶穿花般被挥动,万剑齐鸣般被惊醒,须臾间就将月光石雕成了一朵莲。

柳随风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将手撤了回来后,又再次抚摸上了莲雕,那样的景象再次浮上他的心头。

一遍一遍地观看,一遍一遍地琢磨,柳随风坚信着“重复出真知”的真理,将那整个过程看了不知多少遍。

柳随风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然黯淡。

太阳由东到西在虚空漫游的时候,柳随风在闭着眼睛;阳光从清凉到炽热、从炽热到温和的时候,柳随风还在闭着眼睛。

在柳随风的眼睛一闭一睁之间,岁月竟过去了一天。

准确地来说,在妖族祖地中,他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柳随风看着天上的明月,眼神突地亮了,慢慢地走到了空地处。

伸开双手,柳随风仰头望向了天空,明亮的双眸向月亮投了去。

眼眸看到了月亮,柳随风将手伸了出去,像是要去捧着那月亮。

于是乎,月光便撒了下来,有点像是夏季的雨水,初时稀稀疏疏,渐而淅淅沥沥,不久瓢泼盆浇起来。

渐渐地,柳随风的双掌,便感觉似乎有了些重量,初时仅若锱铢,渐而如石在手,不久重若千斤起来。

而月光,也渐渐变幻着形状,体态与本质都变了,初时轻盈如虚,渐而粘稠若油,不久坚硬如石起来。

当月光变成了月光石,并不再扩大时,柳随风将目光从月亮上撤了回来,将其投在了眼前的月光石上。

柳随风知道,他捏着的,并非实体的石头,而是虚无的光。

月光是虚无的,触摸不到的,柳随风却使其从无形无相,变得有模有样。

看着月光石在双掌中躺着,柳随风有些将信将疑,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

怀疑是怀疑,柳随风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中断,反而变得更加灵活了。他的指尖,非常突兀地,出现了一枚柳叶刀,柳叶刀一出现,便飞开来。

柳随风手中的柳叶刀,竟如同中年男子手中的一样,浑身都凝聚着月光,飞舞着刀花,蝴蝶穿花般被挥动,万剑齐鸣般被惊醒,须臾间就将月光石雕成了一朵莲。

当雕莲成形的那一刻,虚空中一道惊雷从天而降,柳随风正要躲避,却发现是多此一举。

当惊雷砸在了光罩上,便激起了密密麻麻的剑光,那些剑光横劈竖砍,将惊雷给劈碎。

劈碎的惊雷,泛着火红中间杂着盈蓝、盈蓝中间插着雪白的电光,来得快去得更是快。

当那些剑光被激起时,柳随风敏感地发现,那些剑光总共有一百零八道。

并且,为诡异的是,当一百零八道剑光一起出现时,竟倏然凝成了莲。

刚刚将月光变成了莲雕,方才又看到剑光凝成了莲,柳随风便若有所思。

柳随风清楚地看到,那道惊雷碰到剑光凝成的莲,便支离破碎得没了影。

突蓦地,柳随风似乎明白了什么,剑光并非直接变成了莲,应该是先由光变成了石头,再有石头形成了莲花。

只不过,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本来该有的这一由光到石、由石到莲的过程,超过了柳随风现在已有的感知。

柳随风不由惊讶起来,不由惊诧,将自己留在此地的人,到底是谁,竟能够如此功参造化?

想明白了这些,一个崭新的疑惑,在柳随风的心中乍然升起:“中年男子为何要将剑光凝成莲?”

正在此时,一丝若有若无的酒香,钻出了放在床头的酒囊,沿着月光爬出窗户,途经虚空来到柳随风的鼻孔下。

不由自主地,柳随风的鼻孔抽抽起来,鼻翼扇动起来,双眸也明亮起来。

抖动着鼻子,柳随风顺着香气寻找,朝茅屋迈开步伐,眼光在床头定格。

看到那酒囊泛香,柳随风有些纳罕,他清楚地记得,已经将其一饮而尽。

而如今,那酒囊中的酒香,到底是从何处而来,柳随风也就不得而知了。

柳随风不知道,在他昼间对着莲雕闭目学艺时,阳光穿过窗户,进入了酒囊。

柳随风也不知道,在他夜间对着月光无中生有时,月光穿过窗户,也进入了就酒囊。

柳随风更不知道的是,阳光与月光进入酒囊后,相互融合,竟演变出了一滴一滴的浊酒。

不错,酒是浊的,正如柳随风的丹田一样,混沌一片。

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柳随风手腕上被光罩剑光留下的伤口,竟苏苏麻麻起来。

福至心灵,柳随风将酒囊中的酒水,倒出了一点,洒在那伤口上,伤口便消失。

酒到伤除,在前世,酒只不过能杀菌,何时又能够使伤口愈合?

柳随风不想,却不得不承认,如今这个世界,真的是太不一样!

巴彦淖尔白癜风医院
嘉峪关治疗早泄方法
通化好的妇科医院
北京希玛眼科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技术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